640


“We are dead stars, 

looking back up at the sky.” 

“我们都是已逝的恒星,

站在地上,回望广袤的宇宙。”


——Dr. Michelle Thaller
NASA astronomer


人类对那些遥远太空的关注与好奇,是与生俱来的,宇航员Dr. Michelle Thaller和一些科学证据早已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尽管太空离我们很远,又充满神秘,但其实组成我们的每一颗原子,都来源于宇宙洪荒时期的恒星,我们身体的一切,都来自于恒星死亡前的瞬间。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似乎也解释了人类为什么对太空探索总是缱绻绵长。

640640 (1)640 (2)~1

<We Are Dead Stars>



“在科学技术的力量到达之前,

我们已经到达了那些星球世界。”


——W.K.Hartmann

美国天文学家兼太空画家



人类的好奇心与勇气成为促进科学发展的动力,也驱使人类不断探索离我们相对遥远的世界。


科学家们则借助理论和工具对其进行观测,宇航员选择直接登空,小说家靠想象和文字描述,艺术家们则是靠不断地创作......


早期热爱星空和宇宙的艺术家们,用他们擅长的现代绘画技巧,描绘了脑海里的太空和星球。


微信截图_20210728165352


1957年,随着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人类开始正式进入太空时代。


640.webp


1957年,英国太空美术家David A. Hardy(大卫·哈代)借作品《邻居》,描绘了地球及邻居火星、月球。


此后,随着人类的不断登空,有人意识到,出现在太空中的不应该只有冰冷的航天器和严肃的科学仪器,还应该有象征人类精神的艺术品。

1971 年,来自比利时的雕塑家,同时也被称之为星际艺术家的Paul Van Hoeydonck,设计了一件名为《倒下的宇航员》的铝制雕塑。

640.webp (1)
Paul Van Hoeydonck

8.5厘米的雕塑,外形酷似宇航员,后随当时正在执行阿波罗 15 号的任务的宇航员大卫·斯科特和詹姆斯·艾尔文一起登上月球,与一块刻有当时所有在太空探索中献身的宇航员名字的铝合金铭牌一起,放在了月球表面的哈德利山上。

这件雕塑成为了人类在其他星球上放置的唯一一件艺术品,其目的是借艺术纪念那些倒在太空的英雄

640.webp (2)

《倒下的宇航员》


人的内心显然是比宇宙更深邃的存在。

伴随天问一号、神州十二号的接连升空,更狂热的太空时代到来。

640 (4)

《倒下的宇航员》


人的内心显然是比宇宙更深邃的存在。

伴随天问一号、神州十二号的接连升空,更狂热的太空时代到来。

640.webp (3)微信截图_20210728173216

PIG猪猪凳,曾获红点奖


意大利著名工业设计师Francesco Favaretto曾受自己在农场所见一只小猪的外形启发,设计了闻名国内外的PIG猪猪凳。

后来经与光共舞和lightspace的联合开发,这只猪变成了会发光的凳子,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见的猪猪灯 Pig Lamp

微信截图_20210728173318


今年二月,毅力号成功登陆火星,与光共舞太空系列发布,这只小猪来到了艺术家吴迪的手中,好像是冥冥之中,他要将自己对宇宙的幻想寄托在这只猪身上。


PIG身披酷炫的宇航服,仿佛即刻就能飞向太空。



640.webp (4)



与那些遥远星系息息相关的光线,始终将我们与宇宙联系在一起。

即使目前的现实是,除了宇航员,我们还到不了无垠的星空,但人类对太空的热情是可以相互感染的。


普通人的太空梦,虽然可能笨拙得只能是拥有一只披上太空服的猪,却也依旧不能阻止我们内心的向往。



2021太空猪系

全球限量99个,售完即止


 our heros 






艺术家

640.webp (9)


Francesco Favaretto

意大利著名工业设计师

毕业于威尼斯IUAV大学 

曾设计了众多具有超前概念的家居作品



640.webp (10)

吴迪

设计师

从事工艺美术工作近十年

不造艺术创始人


* 合作伙伴

Our Partner


640.webp (11)

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具创意的公共空间家具领导品牌。用原创思维语言进行深度思考,以整体空间规划为轴,设计为驱动,突破东、西观念壁垒,聚合欧洲知名设计师,运用考究的用料、卓越的品质、合理的定价和完善的服务来建立空间与层次的关系。在实践的过程中,有趣、新鲜、创意的意识与环境同步,构建出一个兼具美学、实用功能的个性空间。




©版权声明:文章由与光共舞原创,其它平台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