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梁贺带着他最新的霓虹作品《亲亲》<Kiss Me>和《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出现在我们面前,可想而知,那段传奇般的霓虹岁月在他心中的分量。


作品给人的感觉是朦胧的,而名字却简单直白,这种鲜明的冲突感,有种说不尽的迷幻和沧桑。



01 

记忆中的霓虹



霓虹灯,正确称呼是冷阴极管气体放电灯,是上一个世纪的发光技术,和白炽灯几乎同辈分,现在的孩子可能长大就会觉得发光只有火和LED了,上世纪中间的一百年发生了什么,人类做了什么努力可能都不会知道。

这期间有多少人和事,他们宿命一般的出现和消失,最终在我们的记忆里不留半点痕迹。

可霓虹(neon)不是这样,从19世纪末在实验室被英国化学家拉姆赛无意中发现开始,便注定会住进人们心里。

* 威廉·拉姆赛 | William Ramsay(1852-1916)


原本的实验室试管摇身一变成为商业招牌,1920年代自巴黎开始出现在街道上的一种城市灯光迅速发展至全世界各地。

即便你不了解霓虹灯的历史,也一定在电影里或现实中被这种神秘的光线吸引。


1931年法国巴黎的霓虹招牌(图1),1933年工匠正制作霓虹光管招牌中(图2),1923年,美国拉斯维加斯霓虹灯牌(图3)


单是把目光对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的街头,霓虹灯、玻璃幕墙、路灯下舞蹈的都市人,陌生的男女,赤膊的工人......就能想象那个霓虹灯闪烁、消费主义甚嚣尘上的时代。


梁贺从不掩饰自己对霓虹灯的热爱,在他看来,灯红酒绿、声色犬马,极大程度地代表了我们对欲望的尊重和表达。

年轻的时候,因为工作去香港,他也总喜欢在旺角油麻地满街的霓虹灯招牌下徘徊,和杜可风(法国籍电影摄影师,王家卫御用摄影师)一样迷恋霓虹灯的光色。

在无数个深夜,安静地站在香港街头,耐心捕捉着那些出现在电影里的有趣瞬间。

640.webp (4)

* 香港油麻地


香港湾仔骆克道,《堕落天使》拍摄取景地


直到现在,他回忆起那个霓虹闪烁的时代,仍颇有感触:

作为一个看香港电影的长大的一个老少年,心目中一直有一个旺角卡门,眼中始终是有一个没有脚的小鸟。夜色中的声色犬马,在沉默而单调的年代里,霓虹灯的色彩与燃烧,早已冲开了少年的心扉。

那个时候,却分明没有意识到,那一抹五彩的夜色,早已留下深深的印记,成为萦绕终生的视觉记忆。


* 电影《旺角卡门》


640

* 电影《2046》




02

为热爱逆行



把热爱的霓虹灯以通过作品《亲亲》<Kiss Me>、《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呈现出来的感受,大概就像是学会了一种新语言,足以将心中无法描述的情绪一一倾诉的快感。


昔日霓虹盛行的时代早已远去,我们几乎很难再看到一条街道上布满五颜六色霓虹灯的丰富视觉。


* 香港目前霓虹灯分布图


在单一的世界里,我们无从了解,一根普通的玻璃管,变成彩色霓虹要经历的过程。


我们热爱霓虹,不仅因为它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更因为它与生俱来的生命力,把匠人手的温度和我们心的温度连在了一起。


* 师傅正在制作霓虹灯


制作一根霓虹灯管的流程都需要大量试验,要呈现完美的弧度,烤软一根玻璃管的温度和师傅的熟练程度都是非常关键的因素。


好的师傅需要敏锐的洞察力、中间要感知玻璃管中热量的聚积,判断灯管在高温下成形的准确时机,除了技巧,还要持之以恒的耐力

烤软的一根玻璃管,需要一千多度高温,再经师父的巧手,变换成各种形状。


直至管内被抽成真空,不同的稀有气体注入,通电后发光,一个有形状的霓虹灯管才算制作完毕。


这样复杂又传统的工序,虽然比不得流水线生产来得迅速,可在一切追求快速的时代,着实难得;其中饱含人的温度,是LED怎么也模仿不来的。


低技派的创作过程让梁贺着迷,只是到这里,距离完整的作品大概还有一半的距离。


《亲亲》<Kiss Me>、《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中所用的霓虹灯管形象,是来自梁贺漫画集中的主角“光头仔”。


一种微妙的情绪在梁贺心中酝酿了许久。DECO.DECO有一种树脂玻璃,如传统玻璃一般复杂的纹理结构,能够将光的层次表达得纯粹而丰富。


当它们出现在了作品《亲亲》<Kiss Me>、《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的霓虹灯管外时,光线仅经过多次物理折射泛出的效果,十分迷人,那种似梦般迷离的感觉,用当下流行的老词来形容,就是特别的赛博朋克。


《亲亲》<Kiss Me>、 《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


如果用王菲在《暧昧》里的一句歌词“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间,望不穿这暧昧的眼”来形容这种感觉,几乎每一个字都非常准确。


光头仔《梦想的样子》雕塑,《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
by 梁贺 LEGO



03

献给父亲


梁贺热爱一切充满过程的事物,它们看起来复杂,却往往传递出最真切简单的道理


就像一张纸变得泛黄,一盏灯的衰老,养一只动物,一株植物的生长,观察一个人,他们生命中的每一丝变化,都有肉眼可见的生命周期。

640.webp (18)

from 梁贺LEGO 朋友圈


霓虹灯寿命很短,大概2到3年,和LED技术动辄几万小时的寿命不是一个数量级,这种能看得见生命变化的东西,和我们的生命很像,看得到他年华正好,鲜衣怒马,也看得到他韶华老去。

《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 by 梁贺 LEGO


去年冬天,父亲离开了这个世界,送父亲离开的时候,他对母亲说:“我们一起亲亲爸爸吧。即便获得过很多爱,这却是他第一次这样直白的的对父亲表达爱意

生长在一个因为生产力极快速发展以至于我们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时常被抛离再踉踉跄跄地去适应的时代。我们大概从来不会像法国人那样随意的拥抱一个人,但在社交网络上,却可以肆意的表达一切爱意,就像在聊天界面里已经习惯了使用“亲亲”表情。

《亲亲》<Kiss Me>, by 梁贺 LEGO
* 限量199件,含艺术家亲笔签名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自己做对一件事,父亲经常会说“表扬你三分钟,那时就直觉的以为,所有的动词都应该有一个界限,表扬是三分钟,开心和生气也不会太久,大概是两分钟。

而爱一个人其实也没有多少机会,在人生有限2万多天里,他想用《亲亲》<Kiss Me>、《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纪念自己的父亲,希望一切的爱都来得及被感受。


《我爱过你4次》<Four in love>, by 梁贺 LEGO

限量199件,含艺术家亲笔签名


冷阴极管的魅力和led时代是不同的,和我们一样有着可见的燃烧和逝去。

欣赏他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发光的时候点亮你的情绪,闪烁的时候,让他优雅的老去。


艺术家

640.webp (16)

梁贺LEGO

与光共舞 创始人 & CEO
飞利浦新锐照明设计师
跨界设计师
《光头仔》系列漫画作者
IES北美照明优异奖获得者


* 特别鸣谢
微信截图_20211028145831

DECO·DECO寻求生活的艺术感,让每一件作品都充满想象与诗意纯净的质感,轻质与力量的交织,演绎工艺的时尚极致 ,光与色的美感表现,直抵灵魂视觉的美。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