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est Friend





光头仔-《朋友》黑白木刻版画

限 量 99 幅


by 梁贺LEGO



不管经历多少年,木刻版画还是呈现着一种显著的笨拙感。


这种曾经在中国现代版画之父鲁迅先生看来既好玩又简便的创作形式,到如今显然已经毫无优势可言。


要知道,依靠于画、刻、印等各种环节的艺术处理而存在的木刻版画,在近代印刷术兴起之前,是唯一可借雕版刷印大量复制的艺术传播形式。它以其貌似原始的形式观感,彰显着现代人的内心精神追求。



因为需要刀和木头之间的对抗,版画上几乎所有线条都难以达到十分优雅。有时候不断生长的线条会打乱原本的纹路雕刻计划,刻画的过程中充满着矛盾与妥协。但这个过程对梁贺LEGO来说特别有意思。



这是一个充满温度与力量的过程。早在梁贺LEGO与儿子贝贝一起完成第一幅木刻版画《不要和我打招呼》时,就让人产生了这样的感受。


去年年底,两人再次合力完成了一幅名为《朋友》的黑白木刻画。




线条比色彩更具有审美性质。


从十多年前开始,梁贺LEGO陆续画了上千幅画,不管是水墨画、漫画还是木刻版画,我们几乎都看不见鲜艳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清晰的线条。

康德曾说过:线条比色彩更具有审美性质。在他的画中,我们似乎看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同归。

布满枝丫的树丛将小恐龙和光头仔紧紧包围,小恐龙穿梭在其中,光头仔则抬头静静站立望着前方,一片树叶缓缓掉落在二人中间,就像日常生活的一瞬间被定格。在画《朋友》里,我们一眼能看到深深浅浅的印记勾勒出主角光头仔与恐龙的轮廓。



画面的整体构思来自贝贝,从《不要和我打招呼》开始,印象中他总把恐龙当做自己的好朋友,友谊与陪伴,这些组成生活意义的小事,早就无意间在小朋友脑海里划下了深深的印记。


当看到家里沙盘中间放着一只恐龙模型,他就决定把这个画面放进构图里,以此传递一种“朋友”的感觉。

LEGO跟他提及朋友分两种:一种是酒肉朋友,一种是真的朋友,真的朋友会在困难的时候提供帮助。于是在由LEGO帮忙完成的画里,光头仔被加了进去。他代表了梁贺,也是贝贝认为真正的好朋友,而恐龙则代表了贝贝自己。



与高效时代背道而驰的创作。



画中很多有意思的细节,只是存在小朋友的潜意识里。比如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只恐龙;又比如光秃秃的树枝,你并不清楚它是什么植物,也许它们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它们恰巧只是北京冬季路两旁法国梧桐掉落的样子。

这种无法言说的印象,被深浅不一的标记在版画上。呈现出无法避免也不需要避免的粗糙,这种感觉让梁贺着迷:“我很喜欢这种特别原始的感觉。”



这种与高效时代背道而驰的创作充满了挑战,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更考验一个人的耐心。


一块小小的木头,纹路可能千变万化,每一处都得用不同的力量去刻。这种不断对抗的过程,也导致了作品的随机性。类似的不确定性充斥在整个过程中:用墨的多少,拓印的力度,稍不注意就会影响画面的深浅,这也注定了所印的每一幅画都独一无二。

虽然它可能并不完美,手工痕迹也十分明显,但每一缕线条看上去都那么真挚有力,那么不容置疑,那么不容易逝去。


(含艺术家手写签名)


比起当下其它鲜艳热闹又方便的各种绘画创作,木刻版画在视觉感官上实在是乏善可陈;而其制作过程,又繁复得足以让人失掉耐心。

可是,也正是这简单的色彩、深浅不一、粗粝斑驳的质感,在一切都那么快速的时代,增加了令人记忆深刻的丰富性,又能在画作完成后带给人无限的温暖与想象。


艺术家
 Artist


 梁贺
LEGO

640 (11)

与光共舞 创始人 CEO
跨界设计师
飞利浦新锐照明设计师
IES北美照明学会设计优异奖获得者
《光头仔的夏秋冬春》漫画作者
《光头仔你知道我是认真的》漫画作者
光头仔系列雕塑作者
毕业于中山大学金融系


微信截图_20220318095319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由与光共舞原创,版权归与光共舞所有,其它平台未经授权请勿随意转载。

END